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德甲 >

处女座今曰运气与经济关联新词盘踞《新华新词

2021-02-20 15:10 浏览:

  手捧这本沉甸甸的新词典,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室主任周洪波略显激动地说:“中国正处在新词语大量涌现的又一高峰期。这一时期出现的词汇中,与经济、信息和科技相关的占到相当大的比例。新词语来得这么猛,这么快,实在令人振奋。”

  有关专家指出,词典收录的2200个新词语,处女座今曰运气不仅真实地记录了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的社会变革,同时也勾勒出中国未来经济生活的光明走势。

  《新华新词语词典》收集的2200条新词语,涉及政治、财经、信息、医学、环保、体育、法律、教育、军事、科技等热点领域,其中财经类200条、信息类300条,这两者加起来占到词典总条数的1/4。值得一提的是,房地产类新词语单独列出,而政治类的小康社会、西部大开发以及科技类的城铁、纳米技术、孵化器等,也直接关联着人民的经济生活。

  如此估算,与经济相关的新词语占到词典总条数的一半以上。“有些词的出现连我都很吃惊,像集成电路、二板市场等专业性很强的术语,竟然在历届‘党代会’或‘两会’上大规模出现。以官方的名义在重大会议中推广新词语,其力量是非常大的。”

  周洪波一边大发感慨,一边翻阅着1994年至2001年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合订本,这本书中出现的新词语,都被密密麻麻的红圈圈住了。

  语言是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真实地折射出社会发展的轨迹。中国历史上每一次社会变革,都会涌现一大批新词语。周洪波说:“远的不说,近100年来,中国就形成了3个新词语大规模涌现的高峰。”

  第一次发生在五四运动时期。继五四运动之后,新中国建国时期是新词语发展的第二个高峰。第三个高峰就是改革开放之后的这20多年。周洪波说:“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新词语大规模出现的热潮一直没有降过温。这一时期里的主旋律非常明确,即以经济类新词语为主。”

  “新词语的产生,主要有对新外来词语的吸收、对方言词语的吸收以及旧词语的复活等三大途径。”一位语言学家这样阐述。

  20世纪50年代,由于当时的特殊背景,汉语中的外来词语多数来自俄语,对其他语言的词语基本上是排斥的。改革开放以来,整个大环境有了很大改变,音译外来词语甚至照搬的现象也多起来了,英语在这一点上首当其冲,其次是日语。比如,现在已广为流传的IT、WTO、 AA制、卡拉 OK等。

  由于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广东吹入内地,在这一过程中,粤方言也跟着吹入北方方言区或其他方言区,粤方言成了强势方言,对内地产生了强烈的影响。这一点最初表现在商业活动中,因为影视和传媒的发展,进而推广到普通老百姓的思想意识和文化生活中。

  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约有近700多个新词语直接来源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另有小部分来自于台湾省。改革开放以来,香港、台湾在经济、科技、教育、文化、艺术甚至饮食和服装等方面,都通过语言这个传媒深深地影响着内地。

  《新华新词语词典》收录的小资、中产、波波3个新词语,或许真实地纪录了中国先富者时尚生活的发展轨迹。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国人生活档次的持续提升,人们有了一种命名生活的激情。人们渴望为自己的新锐生活样态赋予一个确切的名称,这个名称最好能够把地位、状态、格调等问题全部说清楚,以便将它方便地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小资生活”是最早出现的一个时尚生活品牌。小资即小资产阶级,自从20世纪30年代左翼文化占据中国文化主导地位以来,小资这个词一直类似于臭虫、蟑螂。20世纪90年代中期才转变为褒义词的“小资”,其内涵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定的经济实力、稳定的生活、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的品牌化、敏锐的时尚意识等等。有些人把小资生活总结为“住小户型、开宝来车、吃哈根达斯、喝星巴克、看伊朗电影、读杜拉斯”。

  如果说小资代表中国社会文化形态发生转型之后的第一批既得利益者,那么中产这一生活品牌是在小资被广为接受之后,部分媒体为一些经济能力已经超出了小资档位的人量身定制的。

  中产阶层这个词在中国的规模化使用,与20世纪90年代后期房地产业在内地的全面挺进密不可分。人们对小资的识别多少可以从音乐、电影等精神生活的层面入手,而对中产的判别,则无一例外地依赖于豪宅、跑车等物质因素。

  为了弥补“中产生活”对精神生活的忽略,并强调日子越过越好了,一个名叫“波波”的生活品牌又出现了。新出版的《新华新词语词典》对它的解释是,波波族指拥有较高学历、收入丰厚,追求享受、崇尚自由解放、积极进取又特立独行的一类人。“波波”(bobo)源于美国,是单词bourgeois(中产阶层)和bohemia(波希米亚)的缩合。从构词就可以看出,波波族强调的是在经济实力、物质生活档位达到了中产的要求之后,还必须拥有波希米亚生活方式的反中产阶层的精神追求。

  中产们还没完全在中国站稳脚,另一个生活概念———IF一族(即国际自由人,international freeman)又诞生了。但不知它会在将来的哪一天被下一个名词淹没。

  “词语的属性是社会性,我们入选新词语的重要原则就是与社会生活的贴近性。”《新华新词语词典》执笔人之一、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室编辑李智初说。

  周洪波则将新词语的入选标准明确为三点:必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的;“不求系统不求平衡”,只要是老百姓使用的频率高,越多越好;要有前瞻性。

  为了使词典做到客观、权威,商务印书馆双管齐下,一方面在本馆成立了项目组,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着手日常工作,另一方面将触角延伸到各个行业的专家,分设专业组。比如“信息”这一类,由信息产业部的权威专家主持,并邀请媒体的总编、记者们参与,然后再邀请工程院院士担任顾问,负责最终的审稿工作。

  如果说新词语的第二个入选标准真实地反映了新词语使用频率的客观性,那么第三个标准所说的“前瞻性”则不经意地告诉人们,《新华新词语词典》中收录了许多可能影响人们经济生活的热门词。

  李智初说:“财经类和信息类的新词语将更多地影响我们今后的生活,比如股市、房地产等。”在词典出版之前,周洪波曾向笔者列出了一些新词语,像政治类的小康社会、可持续发展,经济类的二板市场、商务中心区,信息类的数字地球、虚拟现实,法律类的代位继承,环保类的生物入侵、代际公平,科技类的城铁、轻轨、孵化器、基因组、纳米技术、生物芯片等,都将改变人们明天的经济生活,并为明天的经济和生活描绘了一幅蓝图。

  周洪波举了一个例子:“拿环保类的两个新词语为例,其中有两个词叫‘代际公平’和‘代内公平’,我从词典编辑的角度来看,认为太专了,老百姓用不着。但国家环保总局的人就不答应了,他们说,这两个词用不了两年,就会成为热点了。”笔者从词典中看到了“代际公平”的相关释义,即当代人必然留给后代人必要的环境资源和自然资源,当代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必然考虑子孙后代的利益,是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原则。“新词语的大批量涌现,实际上是在反映人们的诸多追求。你觉得这个词似曾相识,却不能清楚地说出它确切的意义,但它给明天的经济和生活指明了方向。这正是我们收集并整理新词语的意义所在。”周洪波说。